1. 觀看本站新聞視頻請下載支持FLASH的瀏覽器
      安卓手機用戶瀏覽頁面顯示“無法加載插件”解決方法
      您的位置 : 首頁 / 崇明本地網 / ::太陽季節:: / [短文]崔立-《崇明農事記憶》(圖)

      [短文]崔立-《崇明農事記憶》(圖)

      提交于: 2018-11-05 11:37
      分享到:

      我在崇明島上土生土長。這是祖國的第三大島。小的時候,就聽說了島上除了我所在的上海市崇明縣,還有啟東、海門的地方,叫永隆沙。這讓我很詫異,為什么屬于上海的崇明島,還會有屬于江蘇的啟東、海門的地方呢?我問爸媽,他們想了想,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在我年少時的記憶里,應該還是在1997年、1998年,父親買了輛小客貨車。父親開了二十年的拖拉機,拖拉機“突突突”地天天在崇明的柏油馬路上、石子路上、鄉間泥路上奔波行走,踏出一縷縷黑乎乎的煙霧,開出了我們家的二層小樓。在拖拉機漸漸告別歷史舞臺后,父親又開上了小客貨車。

      那一年的夏天,是收油菜籽最好的時節。崇明農村的家家戶戶,都種植了好幾畝。父親看到了里面的商機,也看到了里面可以賺到的差價。父親帶著母親,還有放暑假的我,小客戶車在家附近的大路小路上游蕩,邊慢慢行駛邊吼幾聲,收油菜籽了,收油菜籽了!就有人走出來,問,多少錢?父親說的價格,要比鄉糧油站收的要高上一二毛錢,別小看這幾毛錢,當時每家的油菜籽都有好幾百斤,以這樣累積,也是多上幾十、一百塊甚至更多錢的。又問,是給現錢嗎?父親說,當然,當然給現錢的。鄉糧油站,那時給的還不是現錢,要過一段時間才給錢。便有人說,行,我賣給你!父親喜滋滋地說,好,好。母親拿出了備好的大秤,在樹蔭下,稱起了他們陸續送來的一袋袋油菜籽。其實車不大,幾家的油菜籽,就把車撐得滿滿的。一車滿了后,付過錢,我們就先離開了,說,稍后馬上來。

      父親開動了車,車一直在馬路上走,去到了永隆沙。那里的油菜籽收購價格比我們鄉糧油站高。我也是才知道,崇明島上還有這么一塊屬于江蘇的土地。在那里的糧油站。當時一個瘦瘦的年輕男子,還有一個中年男人,他們顯然和父親是相熟的。中年男人說,老崔,這次又收不少???父親掏出煙,給他們一人遞了一根,說,賺點油錢而已,待會還有幾車,你們多擔待啦。中年男人說,好說,好說。我幫著父親,把一袋袋的油菜籽往秤上搬,年輕男人撥弄著秤,一板一眼,一絲不茍。父親說,過了,過了。年輕男人說,老崔,差不多,差不多啦!父親笑笑,說,好,好,我知道,小衛還是幫忙的。一車的油菜籽卸完,結算好錢,父親數過三遍,鼓囊囊地往口袋里塞。車開出了一段路,父親得意地問母親,還可以賺一點的吧?母親說,可以,可以啦。父親笑笑,母親也笑笑。車子回到剛剛收油菜籽的地方,那里早已等候了好幾人,還有一袋袋的油菜籽,又是稱重,上車,付錢。把著秤的父親,一臉得意而滿足的笑。

      那一個夏天,我坐在父親的車上,跟隨著在崇明島上跑了好多趟,在上海的崇明縣,與江蘇的永隆沙之間。收油菜籽告一段落時,父親破天荒地給了我300塊錢,3張嶄新的百元大鈔。父親說,這是給你的獎勵!我沒做猶豫,很痛快地拿了。這也是我第一次,真正意義上拿到的辛苦錢。

      多年后,我還陪父親去過永隆沙,是去買煙花爆竹。那里賣得便宜,我們買了許多。父親說,日子好了,我們也要過得風風火火一些,也希望你的工作和生活,也更加風風火火。我點點頭,這是我聽到的父親,說的最好的一番話了。

      現在想來,這些是在我的記憶深處,對永隆沙的那一點印象,不多,卻是足夠深刻。

      這個9月,江蘇啟東的朋友新勇兄的一個微信,喚起了我對啟東,乃至對永隆沙的回憶。新勇兄說:10月中旬,他們組織了“中國作家看啟東”創作采風活動,去崇明島上的啟隆鎮參觀,問我能否一起參加?這倒讓我著實猶豫了好一會,事實上,我是很想去的,我從沒真正去看過啟東,還有,啟隆鎮應該就是我小時候說起的那個永隆沙。過了那么多年,現在去看,是不是會別有一番感觸呢?但從另一面去看,最近工作的忙碌,又讓我似乎下不了這個決心。在那一刻,我又想起了父親,年輕的意氣風發的父親。那時我和父親母親,一起走過的永隆沙的路。

      于是,10月的一天,登上了從沒去過的一江之隔的啟東這一片土地。

      下午,坐在去往啟東的長途車上時,我的腦子里還在想著父親。父親還住在崇明島上,而我,早已像一只分飛的鳥兒,站立在了鋼筋水泥間的上海的喧鬧的寫字樓中。父親時不時地會給我打電話。上午,父親又給我打了個電話,說,忙嗎?我的耳朵聽著電話,眼睛在使勁地盯住電腦屏幕,手指頭還在不停地撥弄,似不經意地說,忙,爸你有什么事兒嗎?父親說,哦哦,沒什么,那你忙吧?,F在的父親,衰老得遠比母親要快,已經幾乎不能到外面走動了,多半是在家里,看看電視,或是看看門口的水泥路邊,隔了一條水泥路的河邊,還有樹上嘰嘰喳喳的鳥兒。

      現在的父親,不再是那時果斷勇敢、侃侃而談、自信滿滿的父親?,F在的父親,更像是一個唯唯諾諾的小老頭了。

      晚上報到過后,第二天一早,我們坐上車,去往位于崇明島上的啟隆鎮,車子到了擺渡口,上了擺渡船,車子到了崇明島上,一路行駛在柏油馬路上。這一路,我都在看著馬路的兩側,看到了河流,也看到了兩側金黃的小麥,還有以前留下的破落的農場房屋。在某一處的轉角,我竟驚奇地發現,這居然是我熟悉的一塊地方。當時,年輕的父親開著車,特別像是要炫車技般地,在轉角并沒將車速降下來,反而還輕踩了一下油門,車子呼嘯著呈圓弧形般地就過去了。坐在前排副駕駛座的母親握緊了車把,緊張地說父親,慢一點,慢一點!父親得意而爽朗的聲音,說,沒事沒事,這點車技,毛毛雨??!

      車子開過去時,回憶在慢慢地蔓延。車子在通暢而明亮的柏油馬路上駛過,將我們帶達的第一站,是叫綠地長島的地方,那里的景象很美,建筑、橋梁,如同置身歐洲一般。車輪滾動間,我們此行的一處處目的地,嘉仕有機現代農業項目,大愛城農道有機公園離我們由遠至近。在嘉仕農業,其中一個偌大的棚子里,整齊地種滿了一株株的有機茄子。茄子大,也飽滿,像一枚枚豐富多彩的人生。還有其他的棚子里,種滿了各式各樣的有機蔬果。在大愛公園,我像真正回到了家里,那里的農田,像從前的歲月,仿佛看到年輕時的父親母親,我撒開小腿在前面后面地跑來跑去,玩耍,嬉戲,他們彎下腰,在忙碌地收割,把收拾下的農作物扛上小推車,往家里推。還有一處小平臺可供休憩,隨行的朋友們圍著一張長長的桌子,在小板凳上坐著,四面通透,無比舒爽,抬頭去看上面掛著滿滿的藤蔓的絲瓜,扁豆,還有一只葫蘆隨著吹過的微風,輕輕搖曳著,桌上擺著的新鮮的切好的甜蘆粟、菜瓜,我迫不及待地拿上一根甜蘆粟,又給旁邊的朋友拿上幾根。這些來自全國各地的朋友,從沒吃過甜蘆粟,更不知道這為何物,我輕輕演示給他們看。還有一會后,到來的另外幾位朋友,他們在地間挖了好幾大馬甲袋還掛著泥土的地瓜,個個飽滿圓潤,快樂得像孩子一樣。我突然也像個孩子,眼前的場景,讓我真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到那時的年華。

      就是在那里,我竟然迫不及待地想到了回家。這個字眼在我腦子里上上下下急速跳動著,這是我從來沒有過的強烈的想法。哪怕是在上海,在城市間我忙碌到沮喪難過掙扎失落或是找不到方向的時候,我都沒有想過要回家。我覺得我能堅持,我能把一切都能扛下來,我會像個戰士一般的堅強。

      這個晚上,我向新勇兄提出提前離開,也向各位新朋友說了再見。我比原來的行程少待了一天。那個早晨,我和前一天一樣到了擺渡口,又上了擺渡船,再在對岸叫上了一輛車。車子去往的方向,是崇明島上的另一處———我的家。我給父親打了個電話。哪怕是在電話那端,我也能真切地聽到父親接到我電話的那種激動。父親說,好,好……記不清,我已經有多少日子,沒有主動給父親母親打電話了。電話里,我沒有給父親說我馬上回來的事。我突然想要給父親母親一個驚喜。掛掉電話后,我看著兩側,一晃而過的一幕幕場景,像放電影一樣的。車子又到了年輕的父親開過的那個拐角。我對司機說,能不能開快一點?我要快點回去!司機很奇怪地看了我一眼,還是聽從地踩下了油門。車子像一陣風,伴隨著輕輕灑進來的陽光,離我即將到達的家越來越近,我的心“撲通”“撲通”地,越發激動起來。

      advs: 

      淘寶充值
      一级A片黄片在线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