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觀看本站新聞視頻請下載支持FLASH的瀏覽器
      安卓手機用戶瀏覽頁面顯示“無法加載插件”解決方法
      您的位置 : 首頁 / 新聞觀察站 / ::新聞傳媒:: / [視頻]四川師范大學發生命案大一學生蘆海清被殺 死者家屬要求償命兇手滕剛父母稱兒子有病(圖)

      [視頻]四川師范大學發生命案大一學生蘆海清被殺 死者家屬要求償命兇手滕剛父母稱兒子有病(圖)

      提交于: 2016-04-21 02:24
      分享到:


      ChongMingS.COM崇明網訊 四川師范大學大一學生蘆海清被室友滕某殘忍殺害一事連日來引起社會強烈關注。連日來,本報記者采訪了受害方和兇手的家屬以及兩人的室友等人,這起悲劇發生的脈絡也逐漸清晰起來。早在蘆海清搬進宿舍住了3個月后,他就發現和滕某有些合不來:一個人外向、多話,喜歡開玩笑,而另外一個則內向,自尊心極強。蘆海清一句不經意的玩笑話,在滕某看來就是嘲諷和挖苦。兩人曾多次發生矛盾。滕某不止一次表達出想殺死室友的沖動。但蘆海清只當這是玩笑話,他曾兩次要求調換宿舍,但未果。對于滕某母親表示兒子有精神病的說法,死者哥哥蘆海強表示,這是想拿精神病當“免死金牌”。他不要錢,只要滕某償命。

      死者生前曾兩次提出調換宿舍

      據死者盧海清的室友向本報記者介紹,在一起住了3個月后,幾名室友就發現異樣:相處不那么融洽,滕某比較法難相處。有室友向學院申請調換宿舍,其中就包括蘆海清。因為他和滕某的床鋪緊挨著,下床時會發出聲響,尤其是周末,他在外面做兼職,7點就要起床,多少有些響動,會影響到滕某。因為這事,兩人爭吵過。后來蘆海清想和別人換個鋪位,但沒有人愿意,蘆海清先后兩次向老師提出想更換宿舍,他不想和滕某的關系繼續緊張下去,但老師的建議是,新生要學會和不同的人相處,這也是上大學要學習的內容之一。

      每天晚上回到宿舍,幾臺電腦同時播放音樂。而這通常成為激化矛盾的*********,滕某不止一次用冰冷的聲音警告室友“關掉音樂”。

      3月26日晚上8時許,室友們和往常一樣播放音樂聽,蘆海清禁不住不住跟著唱了兩句,并用手拍打著書桌伴奏。而滕某當時則在看書,他大聲說“唱什么唱,你唱得很好聽嗎?”蘆海清反問:“我唱兩句怎么了?”于是滕某沖了過來,用手中的書本往蘆海清的臉上打,一巴掌打在他臉上,蘆海清也不甘示弱,拿起床上的皮帶揮舞過去,剛好抽在滕某的臉上。幾位室友趕緊出來勸架,沖突僅僅持續了兩分鐘,兩人就被拉開。滕某的臉被抽出一條血印,蘆海清的T恤則被撕爛。

      經過一場“男人式的決斗”,這件事好像風平浪靜。滕某后來將蘆海清約到了寢室不遠處的學習室內談心。他告訴蘆海清,自己曾患有抑郁癥,讓蘆海清“盡量不要惹他”。蘆海清以為他在開玩笑,說了一句“謝謝你今天饒我一命啊”,這句話在滕剛看來是譏諷。這是兩人的最后一次交談。

      兇手曾多次放話“早晚弄死你”

      在蘆海強的印象中,弟弟是一個活潑、外向的人?!霸挵A,未見其人,先聞其聲?!碧J海清特別喜歡唱歌,會彈鋼琴和吉他,最愛聽張信哲的歌。早在上高中時,蘆海清經常早上5點多一個人起來跑到山上去練聲,但愛唱歌惹來殺身之禍,蘆海強萬萬沒想到。在上高中時,蘆海清在班上成績中游,一家人并未指望他考上一本,蘆海強曾建議他學理科,將來好找工作,但蘆海清卻執意要學藝術,在高考前還專門報了蘭州一個藝術課培訓班。

      巧的是,滕某也在這所音樂培訓學校培訓。不過,兩人這時并不認識。在老師眼中,滕某的資質一般,并且抗壓力能力較差。有一次考試前,滕某找到老師,說他整夜失眠、焦慮,已經有3天睡眠不足4小時。原來,他每天晚上都熬夜練習樂理、聲樂到凌晨三四點鐘。

      滕某家里條件相對要好一些,一家人均在監獄系統工作。父親滕宗武今年51歲,是白銀監獄財務科副科長;母親趙芳(化名)今年46歲,是白銀監獄辦公室職員。一家人在白銀市的住處也十分普通,一套70多平方米的房子中并沒有過多裝飾,樓齡十多年。趙芳說,自己每月工資只有1000多元。

      滕某的微博充斥著焦慮和憤怒,其中臟話和暴力詞匯常常出現。創建陌陌群組的同一日,滕某戾氣盡顯:“我他媽一定要把這女的殺了”。一位和滕某相熟的知情人士表示,滕某因為性格孤僻,沒有女朋友,他通過陌陌認識了幾名陌生女子,還多次請其中一名女子吃飯,但后來,這名女子卻再也不搭理他,滕某感覺到自己被耍了,前面花的幾千元錢都打水漂了。

      似乎一切是命中注定。2015年8月22日,蘆海清以甘肅省第91名的成績考入四川師范大學舞蹈學院音樂表演系,滕某以同樣的名次考入同一所大學,同一個專業。但這一紙錄取通知書對兩人的意義卻大不相同。蘆海清的藝術專業課比較強,但文化課基礎一般,考取四川師大,對他來說,只是個中等的結果。蘆海清曾向家人透露,如果文化課再好一些,完全可以上國內一流的藝術院校。但對滕某父母來說,兒子能考上一本院校,全家人喜出望外,滕某的父母還給培訓學員送去了錦旗表示感謝。

      2015年9月,蘆海強送弟弟上學時曾見過滕某,不過當時沒打照面?!霸挷欢唷?、“很內向”,是大家對他的一致評價,在室友小斌的記憶中,他愛好打游戲和看偵探和心理犯罪小說。在班上,滕某是個再普通不過的學生,對于他殺害室友,很多同學也都感到吃驚。

      同樣是老鄉,滕某和其它室友的關系處得都一般,尤其是和蘆海清?!耙驗樘J海清比較貧嘴,嘴上不饒人,有時他可能只是開玩笑,沒有挖苦的意思,但聽的人卻不這么想?!笔潞?,小斌才回憶起來,之前,蘆海清至少有4次因為瑣事和滕某發生矛盾。有一次,蘆海清將杯子里的水灑在地上,滕某一跤摔在地上,而蘆海清則躲在床上哈哈大笑。滕某當時就說“我早晚得弄死你”。今年2月,春節前夕,蘆海清準備春節回去和女朋友團聚,而滕某則孤身一人,蘆海清打趣說:“你要多參加活動才能碰到女孩子啊,就你這樣,能有人看上你嗎?”而滕某則把這視為蘆海清的炫耀和對自己的嘲諷,埋下了仇恨的種子。

      “不要錢只要兇手償命”

      對于兒子殺害室友,母親趙芳也感到震驚。她表示,2009年2月與2012年9月,滕某曾自殺兩次。第一次,站在8層樓想往下跳,但估計是有些恐高,沒敢跳。第二次割腕后,失血過多以致休克,后來及時送醫院才撿回一條命。此后,滕某又多次自殘。

      滕某是趙芳的獨子,在她的記憶中,上中學時,兒子患精神抑郁疾病,高中時還休學一年,回到學校后又正常了。被四川師大錄取后,趙芳一直沒敢告訴學校兒子有精神病?!爱吘褂芯癫∽屓酥懒藢⒆拥奈磥碛绊懖缓?,一怕他被學校退學,二怕別人歧視他?!?而就在新生入學時,學校還專門對他們進行過一次心理測評,但未發現滕某有異常。

      趙芳還拿出多張當地醫院病例?!盎颊咭蚩荚嚦煽儾焕硐攵嬕黄刻鹁坪?,用小刀片自行割裂左手腕約五六刀……急呼120送本院急診中心。既往史:曾有自殘史而清創縫合?!?/p>

      事發后,趙芳和幾名家屬在2棟宿舍路前跪了兩天,希望得到死者家屬的諒解。在蘆海強看來,滕家所謂滕某有精神病的說辭都是為了讓滕某保命,想把精神病當“免死金牌”?!耙粋€天天打游戲,上陌陌的人會是精神病嗎?”他反問。尤其是當聽說滕某的父母都在監獄系統工作,他更加擔憂?!拔覀兗覜]錢沒勢,但我們的命也是命啊?!?/p>

      蘆海強說,現在沒有任何關于錢財方面的訴求,他只有一個請求,那就嚴懲兇手滕某,讓弟弟在九泉之下瞑目。為何在事發后沒有第一時間發微博,蘆海強今天告訴記者,第一是由于前期料理弟弟的后事,四處奔波,所以沒有過多時間關注微博,甚至沒有想到用這個渠道去在現在的中國“解決”這個問題。第二,出于對有關部門的信任,這段時間家人一直在等待通知和結果,但是至今都未與兇手家屬見面,也沒有接到警察局以及任何有關部門向他們傳達滕某父母的任何態度?!耙簿褪钦f,兇手殺了人,我們甚至不能聯系上他的父母,處于孤立無援的狀態。到后來,我看不行了, 必須把這件事公之于眾?!?/p>

      本文援引:http://news.qq.com/a/20160420/052329.htm

      advs: 

      淘寶充值
      一级A片黄片在线影院